QQ图片20200117

近三成青少年有嚴重的創傷後應激綜合征症狀。

近三成青少年有嚴重的創傷後應激綜合征症狀。

調查:近三成青少年有嚴重的創傷後應激綜合征症狀。

適切正面積極介入 提升學生心理彈性

加強社會支持幫助青少年成長

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一直是香港社會關注的問題。為了更有效地幫助遭受心理創傷(如社會事件、新冠肺炎疫情等)的青少年。創傷後遺症)為了將他們的經曆轉化為積極的改變,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樂青少年會倡導各界攜手合作,提高青少年的心理韌性,增加社會支持,從“創傷後成長”的角度幫助他們成長。

社會事件和2019冠狀病毒疾病流行病對社會不同部門有不同的影響,成長中的兒童和青少年更容易受到心理狀況的影響,因此潛在的影響和創傷反應可能比其他年齡組更大。為此,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樂天會在二○二○年十月至二○二○年三月期間進行了一項有關青少年壓力後創傷後成長的研究,共收集了860份問卷,以了解本港青少年的創傷後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綜合症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綜合症(PTSD)及創傷後成長(PTG)的情況。絕大部分(90%)的受訪者年齡介乎12至24歲,為全日制學生,包括在職青年、兼讀學生及雙程逗留青年。大約一半的受訪者是男性,一半是女性。

調查結果及分析重點︰

根據美國國家創傷應激綜合征中心的評分標准,任何得分在31分及以上的人都表明其病情處於臨界點,需要正視。兒童情緒問題在這項調查中,近30% (27.3%)的受訪青少年因為一次或兩次事件(社會事件和新冠肺炎)而出現更嚴重的PTSD症狀。其中,7%的受訪者得分在40分以上。

受訪者最常出現的三項PTSD症狀分別是:「出現重複性、令人學習感到自己不安狀態且不產生想要的壓力事件回憶」;「當某些事讓你想起相關事情時會感到一種非常沮喪」;以及「出現害怕、恐懼、憤怒、罪惡感或羞愧等負面感受」。

調查還發現,PTSD 症狀更嚴重的青少年更有可能“逃避”他們的痛苦體驗,這種類型的應對方式,被稱為“經驗逃避”,使他們更有可能陷入抑鬱症。此外,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更嚴重的青少年不太可能“覺得他們有一個生活的目標。”.

近三分之二(65.1%)有嚴重PTSD症狀(即PTSD量表得分在31分以上)的受訪青少年有更明顯程度的“創傷後成長”,體現在五大類:更懂得把握生活(2.74分)、更享受人際和親密關系(2.51分)、開發更多個人潛能(2.45分)、發現新的可能性。相反,在PTSD量表中得分低(30分或更低)的人中,不到一半(49.8%)有更明顯程度的“創傷後成長”。

研究發現,青少年感受到的社會支持越多,他們經曆的創傷就越多,他們的“創傷後成長”水平也就越高.盡管創傷性事件可能導致情緒困擾,但社會支持具有重要的調節作用,可以產生積極的變化。這意味著,青少年周圍的人越願意傾聽他們的擔憂,接受大量或情感上的關心和支持,他們的“創傷後成長”程度就越高。

建議: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兒童及青少年服務總監周志強表示,這項研究顯示,社交創傷可能不只帶來負面後果,有些人在經曆生活困難和創傷後,適應水平、心理功能和生命意識可較之前更高,反映創傷帶來的負面影響和正面成長機會可以並存,青少年有力量挺過那些創傷事件。

然而,創傷對每個人的正面和負面影響比例也是各有自己不同。我們必須協助青少年面對並接納不快以及事件帶來的情緒與身體反應,讓他們明白這都是一個自然的,其他人我們亦可同時能有同樣的反應。青少年身邊的人可協助青少年覺察到這些情緒、想法和身體感覺的存在,但不會使用去進行批判他們這些情緒或想法。這樣可以通過提升我國青少年的「心理彈性」(Psychological Flexibility),使他們對經歷保持開放接納的態度。

研究還表明,青少年與周圍的人建立情感聯系很重要,比如家庭成員、親密的朋友、老師和社會工作者,這樣他們就可以及時地分享他們的關心和尊重; 如果他們處於“社會友好”的氛圍中,他們也可以促進創傷後的成長。為此,周建議:

對成長過程中出現嚴重PTSD症狀的青少年進行早期識別,幫助其擺脫精神困擾;

面對社會的不明朗因素和生活的挑戰,我們應積極在學校推行「心理複原力」教育,透過冥想等活動,讓青少年學會接受不愉快事件的情緒和身體反應,學會面對挫折和痛苦,繼續創造豐富和有意義的未來生活;

利益相關者(如學校、家長等。)共同努力營造青年友好的氛圍,通過“深度傾聽”縮小分歧,即雙方真誠對話,不預設立場;

加強職業發展等服務,幫助年輕人認清自己的信仰和價值觀。


網站熱門問題

如何改善孩子的情緒健康?

支持並鼓勵您的孩子探索他們的興趣. 積極或有創造力,學習新事物,成為團隊的一員,有助於將我們聯系起來,促進我們的心理健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