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200117

重大技術革命發展曆史文化題材電視劇中,從5方面進行分析其存在優缺點,有何啟示

敘事主題

自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誕生以來,一大批優秀作品成功獲得了收視的普及和觀眾的一致好評,顯示出自己獨特的藝術特色。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在眾多以革命曆史為主題的電視劇中,只有少數優秀作品在整個電視劇市場上仍然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

然而,國家政策對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支持和鼓勵仍在繼續,優秀作品不斷湧現,敘事策略更加多樣化,情節范圍和曆史維度也在不斷擴大。

敘事主題: 挑戰曆史困境,揭開神秘面紗

從敘事主題來看,近年來,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創作趨勢是轉向曆史事件。

然而,經過長期的探索和介紹,從1921年建國、第一次和第二次革命內戰、八年抗日戰爭、三年中國內戰,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儀式、抗日戰爭、援朝和社會主義建設,各個曆史階段的重大事件都被不同程度、不同側面地敘述了。

重大革命曆史題材的特殊政治內涵、宣傳和紀念功能是不可回避的特征。

但是,重大題材電視劇始終還是我們應該遵循傳統藝術設計創作的規律。

特別是在題材的選擇上,敢於挑戰困難,積極探索曆史事件中的模糊與混亂,热播电视剧在我們的能力范圍內,揭開更多的曆史面紗,展示那些沖突與沖突的隱藏面。

比如陳獨秀,作為中國革命隊伍的創始人,1929年被開除出D。他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很少出現在重大革命曆史電視劇中。

而《覺醒的時代》則以他為主角,從多個角度剖析他的性格和人生曆程。

在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中,有很多以領袖為主角的作品,他在《延安頌》中的刻畫是非常成功的。

劇中可以大膽的刻畫了主席與賀子珍、許世友之間的矛盾發生沖突,這些文化沖突問題不但不影響其的形象,還使得中國整部電影作品錦上添花,更具藝術魄力。

這些敢於挑戰曆史困境的電視劇,揭示了曆史真相,令人耳目一新,戲劇沖突效果使劇中人物更加生動、豐富。

在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創作中,一個基本原則就是秉持客觀公正的創作理念,理性展現曆史和人物。

在客觀公正的基礎上,我們應該打破同質化、單一化的敘事模式,開拓新的曆史空間。

揭開曆史的內幕,將反面人物立體化的呈現出來,恰恰是團隊寬廣胸懷和坦然面對曆史態度的體現。

近年來,《曆史轉折中的鄧小平》等重大革命時期曆史文化題材電視劇,在創作中涉及到一個部分的曆史進行內幕,嘗試揭開中國曆史數據神秘的面紗。

由於題材的特殊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制作和播出,都是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監督檢查的,有專門的大題材電視劇創作指導領導小組,甚至還有一些重要的電視劇要送中央領導同志個人審查。

2016年3月,總局電視劇司召開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創作管理座談會。會議不僅強調要加強對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立項、劇本、拍攝各環節的管理,還強調要著力解決創作題材重複的問題。

因此,在審查制度的制約下,尋找創新敘事主題的突破點也是一個難點。

這就要求重大題材主創團隊堅持主流價值觀,培養政治覺悟和素養,樹立正確的唯物史觀,具有研究探索精神,提高藝術創作造詣。

角色進行塑造:堅持領袖中心,挖掘發展曆史遺珠

回顧40年來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創作曆程,我們可以發現,革命領導人對英雄人物的塑造呈現出明顯的上升趨勢。

革命領袖是當之無愧的時代楷模和人民英雄。他們的英雄事跡、崇高思想和光輝人性是中國革命者偉大精神的集中體現,能給觀眾以思想啟迪和價值引導。

因此,對主要人物的塑造仍然是電視劇創作的重點。

如何塑造領導人,不僅是一個政治問題,也是一個曆史問題和藝術問題。

新世紀以來的重大技術革命文化曆史題材電視劇,對領袖人物的塑造學生更加完善成熟。

人物角色不再是單一的正面形象,而是轉向平易近人的一面,加入了許多生活細節,強調領導者的個人特征和魅力,“生活方式”和“平民方式”成為領導者敘事的主流趨勢。

此外,“青春敘事”也是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一大創新突破。

革命曆史話語將“英雄敘事”與“青年敘事”有機地結合起來,包容青年群體,敘述青年的成長故事和思想轉變,使整部作品洋溢著青年的氣息和活力。

如話劇《正義同學少年》采用了“青春敘事”的手法,表現了一群青年學生在革命浪潮中敢為人先的愛國情懷,在青春成長和民族生存的雙重敘事中最大限度地升華了全劇的藝術價值。

在堅持圍繞領袖人物進行創作的同時,重大技術革命發展曆史文化題材電視劇還可以對學生一些自己曾經極少出現在熒屏上的新鮮面孔進行了數據挖掘和展現,給觀眾耳目一新的觀看體驗。

根據內容分析的統計結果,新世紀以來,知識分子精英英雄的比例有所下降,但知識分子和思想家在中國光榮革命史上的重要性不容忽視,對這些人物的刻畫可以說明我國革命曆史道路的完整性。

比如電視劇《我們的法國歲月》就講述了一群來自中國的進步青年去法國留學的故事。

劇中的主要人物不僅包括周恩來、鄧小平等領導人,還包括工人運動領袖趙世炎、共產主義戰士蔡和森、婦女解放運動領袖向警予等許多以前很少呈現的中國早期革命家的領袖和思想家。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講述了錢學森、錢三強、鄧稼先、郭永懷等愛國科學家的故事。,他們拋棄國外優良的科研環境,在祖國最需要的時候回國貢獻自己的聰明才智,自主研制了“兩彈一星”。

主要通過描寫我們這些不同人物關系及其相關事跡的電視劇,從總體上填補了這一重大題材電視劇的題材圖譜,更好地補全了曆史文化空白之處,使革命發展曆史和新中國發展史的敘事言說更具完善性和整體性。

此外,早期的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中,出現了向警予、宋慶齡等多位女性革命者,為波瀾壯闊的重大題材帶來了女性視角的敘事。

縱觀21世紀以來的各大電視劇,聚焦女性革命者英雄事跡的作品少之又少,大部分女性角色也只是作為主角的情感場景出現。

在當前電視劇市場女性視角上升的趨勢下,女主人公作為革命曆史的明珠,可能成為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一個創新點。

敘事模式:重構宏大敘事,創造史詩品質

從內容進行分析的統計數據結果來看,重大技術革命發展曆史文化題材電視劇的敘事模式發生了從宏大敘事到微觀敘事的轉向。

微觀敘事主要體現在工筆和寫意的藝術手法、人物複雜心理的敘事、對曆史細節的深度挖掘、對偉人的感人描寫等方面。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現在的各大電視劇局限於一個相對狹窄的視野,聚焦於一個曆史事件本身。

相反,大量的作品通過大量的曆史事件的呈現,致力於大量的時間和空間,致力於革命領導人在曆史進程中的作用,從而形成了深刻的史詩風格。

目前主要的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都采用了微觀敘事手法,但之所以呈現出風起雲湧的革命史詩,是因為它們對傳統的“宏大敘事”進行了解構和重構。

曾經革命文化意識形態一度占據一個中國傳統文藝創作的絕對主導社會地位重大技術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敘事研究內容宏大目的就是明確,語態呈現政治化的特點,劇情的推動企業呈現“教科書式”發展。

因此,“宏大敘事”一度被批評為強硬,傳教士,和忽視個人價值觀。

但隨著“宏大敘事”的解體,文藝界碎片化、虛無化、娛樂化的趨勢顯然不符合各大電視劇的本意和初衷。

因此,在大型電視劇創作者的不斷摸索和市場對大型電視劇作品的審視下,革命史詩意識的意義逐漸回歸,重構“宏大敘事”成為藝術家的自覺追求。

比如《熱血大旗》在30集的篇幅裏,展現了八七會議、秋收起義、三灣改編、井岡山會議等一系列重要曆史事件。

《紅旗漫卷西風》以40集的篇幅,講述了從軍閥混戰到和平解放人民戰爭,長達22年之久的曆史。

還有很多重大革命曆史題材的電視劇都呈現出跨越時空的偉大曆史卷。

新世紀重大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對 "宏大敘事 "的重構,還在於作品在追求大曆史體量,努力打造史詩風格的展覽的同時,還能充分發揮藝術創造力,為劇情注入豐富的細節,力求以精美的服裝和場景,營造一段近在咫尺的曆史,共同烘托曆史氛圍,將觀眾拉入真實的曆史情境。

例如,在覺醒時代,精美的圖形細節高度還原曆史原貌,戲劇注重情感與場景的結合,通過對曆史場景的細致刻畫,讓人仿佛身臨其境地感受到20世紀初北京動蕩的蕭瑟與凝重,在微觀敘事中呈現出曆史感。

正是這些隱藏在宏大敘事下的精心雕琢的細節,讓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呈現出動人的色彩。

因此,不論是學習內容主要還是存在形式,重大技術革命發展曆史文化題材電視劇都應該堅持以史詩風格為主導,客觀從容地鋪開氣勢磅礴的史詩畫卷,揭示波瀾壯闊的時代教育進程。

同時,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在敘事技巧上也有所創新,開拓了思維空間的想象空間,促進了作品風格的多樣化,充分運用微敘事技巧勾勒細節,增添了戲劇的藝術魅力。

敘事時序:以曆史年表為主要風格,采用創新的時間安排。

為了補充敘事時間的不足,它指的是電視劇情節中時間與時段的連接順序。

縱觀40年來重大革命曆史電視劇的發展,不難看出,按時間順序一個敘事一個敘事的線性敘事依然占據主流地位。

但同時,新世紀發展以來的重大曆史題材電視劇在敘事時序上呈現一個更加具有多樣化的趨勢。

電視劇的敘事長度大於電影,而曆史劇的敘事時間跨度通常很大,創造出一種流暢、莊嚴、宏偉的史詩風格的全景。

按照曆史事件的發展軌跡逐一呈現劇情事件,以事件的前因後果和轉折推動劇情發展,可以全景式地還原曆史事件的原貌,深刻揭示曆史的本質和發展規律。

《長征》、《延安頌》、《 Peiping 和平與戰爭》、《井岡山》、《紅色搖籃》等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敘事具有明顯的時間順序特征。

然而,僅僅可以采用直線敘事的時序控制策略研究難免使電視劇在藝術教育效果上略顯單調。

新世紀以來,許多偉大的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都在線性敘事的基礎上引入了倒敘、倒敘和預敘,提高了敘事的層次和曲折性,從而給觀眾帶來了更加鮮活的藝術呈現。

例如,電視連續劇《毛岸英》的敘事並非直接描述毛岸英的生活,而是以毛岸英八十年代後期至中期的妻子劉思琪的回憶開始,劉思琪走進義勇軍墓地,撫摸著他情人毛岸英雕像的悲傷面容,深深觸動了觀眾柔軟的心靈。

於是,毛短暫而光輝的一生慢慢展開了。在隨後的敘述中,也有大量的倒敘,大大提高了其作品的藝術魅力。

重大技術革命發展曆史文化題材電視劇電視劇在繼承編年體敘事時序的同時,創新性的穿插倒敘和閃回等時間可以安排教學策略,能讓學生作品內容更具層次感和藝術性,也讓觀眾有更為沉浸式的觀看學習體驗。

敘事結構: 多行平行策略,全景寫作

敘事結構是影視作品的“骨架”,對作品的風格和完成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雖然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題材有限,但敘事結構的運用也更加靈活,尤其是新世紀以來,革命曆史題材電視劇的敘事豐富性大大增強,呈現出由線性因果關系向多元敘事參與的轉變。

多線並行敘事是一種很好的敘事策略,可以使時代背景更加清晰,人物關系更加符合邏輯。

較多描寫中國革命精神領袖的重大曆史題材電視劇在在敘事空間結構上呈現家國雙線索並行的特點。

一方面,以革命進程、政治鬥爭或社會主義建設等“大事件”為敘事線索,力圖反映革命領導人對民族意義的偉大形象。

另一方面,以革命領袖的愛情親情、家庭日常生活等“小事”為敘事線索,可以打破領袖高大全的扁平形象,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

家鄉的雙重敘事能夠反映出國家的命運與家庭生活的幸福息息相關,消除了政治話語的異化,大大縮短了受眾與曆史的距離。

除了描寫革命領袖的重大電視劇,表現知識分子群像的作品也可以采用雙線敘事的敘事結構,豐富劇情表現。

以電視劇《覺醒年代》為例,劇中有多條線索進行共同努力推動整個劇情不斷發展,形成了多線敘事的立體空間結構。

該劇的主要敘事路線是愛國知識分子從新文化運動覺醒到“尋路”的曆程。

此外,還有一條背景敘事線和一條人物成長線相互配合。

背景敘事線的功能是介紹當時的社會巴黎和會、袁世凱登基等重大曆史事件,並通過曆史來書寫人物。

人物成長線的作用是戲劇化年輕一代的坎坷成長步伐,如陳延年和陳喬年兄弟,並為整個浪潮增添溫暖的感覺。

多條敘事線按照一定時間進行順序在曆史的時間軸上有序發展推進,相輔相成、共同作用構成的該劇的多重敘事藝術特色。

以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敘事線索為敘事結構,不僅可以為以不同情節為主題的電視劇帶來不同的風格和相互聯系的藝術特色,還可以包括更多樣化的人物和更廣闊的敘事空間、曆史各個階段的全景展示、原色曆史。


網站熱門問題

韓國歷史上收視率最高的有線電視劇是什麼?

有線電視收視率最高的韓劇
<已婚者的世界>(2020)80分鐘|戲劇,浪漫
<重生之富>(2022)71分鐘|戲劇,幻想,浪漫
先生. 陽光(2018)
<守護者:孤獨的大神>(2016-2017)
先生
天空城堡(2018-2019)
回復1988(2015-2016)
迫降在你身上(2019–2020)
更多項目...

相关文章